用市場政府“兩只手”推動綠色技術向前

2021-01-11 22:21:05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 汪明月

應該強化知識產權保護,保障綠色創新企業未來競爭力和發展權益,開展綠色技術知識產權快速審查、快速確權、快速維權專項行動,以此保證綠色技術創新企業的市場競爭力。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要“強化綠色發展的法律和政策保障,發展綠色金融,支持綠色技術創新,推進清潔生產,發展環保產業,推進重點行業和重要領域綠色化改造”,為綠色技術創新和加快推動綠色低碳發展劃定了方向。而市場導向明確的綠色技術創新則有了新內涵。市場導向的綠色技術創新要求不斷優化政府和市場的關系,做到有為的政府和有效的市場結合,即政府通過適當的形式和強度的干預手段來影響市場平衡,進而對綠色技術創新系統產生作用。為此,當前亟須做好以下幾方面的工作。

一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要緊密結合綠色技術創新發展的階段性特征、區域資源稟賦特征及產業結構特征等,設計適合當前階段和區域的政策措施與制度體系。精準識別當前制約我國綠色技術創新發展的因素,從綠色技術創新的供給端到需求端,通過優化政府作用市場的類型與強度來促進綠色技術創新。在綠色技術創新發展的初級階段應主要通過市場價格機制來促進末端治理型綠色技術創新,其初衷在于降低生產的環境負外部性。例如,通過排污收費制度來倒逼企業升級污染物末端收集處理裝置等。在綠色技術創新發展的過渡階段,也是我們當前社會發展所處的階段,更多地要借助市場的供求機制來提高工藝改進型綠色技術創新主體的市場影響力和經濟回報。例如,定期發布和更新綠色技術需求目錄,降低創新的市場不確定性。在綠色技術創新發展的成熟階段,也是綠色技術創新的高級階段,更多的是要設計和優化市場競爭機制,讓綠色技術創新主體可以獲得一定的競爭收益。例如,通過設置準入門檻來降低傳統生產主體的市場競爭力。考慮到政府管理能力和成本的影響,政府影響市場的措施不是越全面越好,要有側重點和主次之分,要以解決當前發展的主要矛盾為目標,逐漸推進綠色技術創新質量升級。

二是要以提高多主體協同為抓手,促進綠色技術供需對接。綠色技術創新不是單純的技術活動,還是一類經濟活動,需要打通技術供需主體之間的通道,進而通過創新的經濟收益來彌補創新投入。綠色技術創新只有成功地實現轉移轉化,或者技術持有者自身將其產業化和商業化才算真正完成創新的使命。要促進綠色技術的供需對接,需要重視頂層設計的優化完善,實現制度的組合和政策的協同。要理順中央政府同地方政府、部門與部門之間的利益關系,明確各部門的責任、權利,建立規范各部門和各利益相關方行為的制度體系和配套政策,避免制度間、政策間的沖突,為我國綠色技術創新提供全方位支撐和匹配的制度和政策環境。有必要進一步通過制度建設,健全綠色技術創新的市場導向機制,發揮市場對綠色技術研發方向、路線選擇、要素價格、各類創新要素配置的導向作用。政府的市場干預措施要從發現需求、倒逼需求、引導供給等方面努力,這里的需求既包括綠色技術本身的市場需求,也包括對內含技術綠色產品的需求。政府本身可以作為綠色技術的消費者(政府綠色采購),也可以作為綠色技術供需主體對接的“媒婆”,要借助政府的功能來影響高校、科研機構、金融機構、中介服務機構及市場消費者的選擇,實現多主體共同發力。

三是要以保證創新經濟效益為目的,打通綠色技術創新到經濟績效轉化的通道。要促進持續的綠色技術創新,歸根到底就是要實現創新活動的經濟效益,即只有綠色技術創新活動能夠帶來實質性的經濟績效才能保證持續地創新投入。然而,綠色技術創新行為向經濟效益傳導的路徑不是唯一的,可能是直接的(降低材料投入成本、生產的環境成本等),也可能是間接的(通過影響主體的市場競爭力、環境效益等),政府的市場干預行為更多的是要在間接傳導路徑上起到作用,讓綠色技術創新企業的形象、市場競爭力比同行業競爭者更好,將環境成本內化到生產過程中。為此,應該強化知識產權保護,保障綠色創新企業未來競爭力和發展權益,開展綠色技術知識產權快速審查、快速確權、快速維權專項行動,以此保證綠色技術創新企業的市場競爭力。同時,還需要通過環境標志和能效標識,幫助企業樹立良好的環保形象,提高綠色產品的市場競爭力。在環境成本內部化方面,還需要借助新一代信息技術、監察和監測技術,就企業生產的廢棄物排放量進行測量、核算,同時推進綠色技術市場交易、用能權市場交易、排污權市場交易和碳排放權市場交易的壯大與信息整合。總而言之,就是要讓綠色技術創新企業通過多種途徑獲取短期和長期經濟效益。

四是要以系統理論為指導依據,全面測算政府市場干預下綠色技術創新的效益。需要就政府市場干預對某個特定區域、特定行業、特定類型綠色技術創新影響開展試點評估,而不能是“一刀切”,要做到“一區一策”“一行一策”“一品一策”,以此實現政府市場干預下綠色技術創新系統收益最大化。同時,在核算系統績效的過程中,關于環境收益、社會收益與經濟收益之間的關系和重要程度,要依據區域經濟社會發展階段進行調整。例如,在工業化的初期,可能更多的是要注重政府市場干預帶來的經濟收益;在生態文明建設期,可能更多的是要注重市場收益帶來的環境收益和社會收益。各地區要在管理實踐中總結經驗,將經驗不斷提升為可復制和推廣的樣本,供其他地區、行業學習吸收。

(作者單位: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冷媚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福彩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 mg视讯安卓 3d开机号试机号近500期 泳坛夺金开奖号码 上海天天彩选四开规则 贵州快三快三开奖结果 体彩竟彩走势图 网上买山西11选5 百度北京11选5走势图 pt电子游戏app破解版|Welcome 曾夫人论坛77755平特网 极速时时彩苹果手机版下载 mg电子最新平台网 老快3怎么容易中奖 澳门mg游戏送39元彩金 做网赚怎么找客户搜索软件